在线下载草莓app破解版

陆承洲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

贺一渡和秦放还没走。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凑在一起拿着一张便利纸看。

陆一道:“这张纸在解毒剂下边压着,应该是顾——”

话说了一半,他余光看见卧室门拉开,连忙收了声。

秦放这会儿正好不确定他们家承哥是不是真把顾芒给忘了。

看着手里的便利纸,他眉眼微动了动。

然后站起来,把巴掌大的便利纸递过去,“承哥,你帮我看看这纸上写的是什么意思?”

陆承洲把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抻了抻外套衣领,走到沙发跟前。

他没接,垂着眼眸,目光落在那张黑色的便利纸上。

字迹是白色的。

上头写着一个化学方程式——

夏天网球场上的丸子头女生图片

s2+6hf=h2sif6+2h2o

陆承洲瞥了一眼,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开口,“中学生化学方程式,需要我跟京大附中申请让你重读高三吗?”

秦放嘴角抽搐了下,摇头,“不,不用了……”

贺一渡微微挑眉,“承哥,我刚百度了一下,这方程式还挺有意思的,表白用的。”

“是吗?”陆承洲似乎没什么兴趣,语气一贯的慵懒。

秦放跟贺一渡对视一眼。

他家承哥真忘了顾芒……

如果没忘,那这演技跟顾肆都有一拼了……

陆承洲扣好袖口,漫不经心的开口,“你们要喜欢这儿,就待着吧。”

他说完,就转身往门口走。

陆一等人跟上。

秦放连忙道:“欸——,承哥你等等我们,一起走啊!”

他看了眼手上的便利纸,不敢随便动顾芒留下的东西,就把便利纸放回茶几原来的位置上。

贺一渡也起身。

一行人都走了出去。

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关了灯,整个公寓陷入一片漆黑。

十分钟后。

公寓门再次被推开。

一道颀长的身影被楼道里的灯光拉长投落在地板上。

……

极境洲。

一排插着太阳纹黑色旗子的豪车停在机场一侧。

顾芒和顾肆从专机上下来。

姐弟两个很像,穿衣风格都很像。

只是顾肆瞧着比顾芒稚嫩了点,没顾芒身上那股狠劲儿。

顾长老上前几步,弯了弯腰,“大小姐,小少爷。”

顾芒径直走到车跟前,把背包扔进去,钻进车里。

顾肆从另一边上去。

霍执的专机和接冷璇回来的专机几乎是先后抵达。

冷璇从专机上下来看见顾芒上车的背影,脸色骤然阴沉,“顾芒!”

她大步走过去,冷芸立即跟上。

霍执和顾长老这边的下属恭敬的问候,“冷长老。”

冷璇到顾芒这边停下,一把扣住车门,冷冷的瞪着车里的顾芒,“你给我注射的什么毒素?!”

霍执听到这句话,挺意外的看向顾芒。

就连顾长老都愣了下。

顾芒到了极境洲,心情明显更差,周身气场压得极低,带着暴戾的气息。

“不想死就滚。”女生冷冷吐出五个字。

冷璇从小养尊处优,是极境洲各大家族这一辈里最出色的一个,在极境洲的地位更是别人望尘莫及。

哪怕顾芒是顾家小姐,是长老会看中的,她也没放在眼里。

结果却在顾芒手上栽了两次。

她眼底满是愤怒,眼梢殷红一片,“我若是出事,你和顾肆都得给我陪葬。”

“哟。”顾肆笑了声,声音稚嫩又嚣张,“冷长老这就忘了被挂在19层天台上几个小时的事了?”

提起这事,冷璇阴影极深,甚至感觉自己现在脚底下踩的地面都不真实。

忽然反应过来什么,面色瞬间铁青,咬牙,“是你!”

“就是你爹我找人干的,惊不惊喜!”顾肆语气欠揍的不行,“就你这脑子还想让我姐给你陪葬?蠢货一个。”

“你!”冷璇气的手指都在发抖。

顾肆不耐烦道:“赶紧关门开车!”

顾长老看了眼车里头的顾芒,朝下属抬了抬下巴。

砰的一声车门关上。

霍执也转身往自己的车那边走,经过冷璇身边的时候,警告了句,“最后一次提醒你,别惹她。”

“我惹她?”冷璇冷笑一声,“你知道她干了什么吗?带着人去红蝎在我脖子上扎了一针给我注射毒素!”

霍执微微蹙眉。

“你说长老会要知道这事,会不会把顾芒带去理事大楼审讯?”冷璇侧了侧身,盯着他。

霍执道:“以你的医术,自己去检测一下不就知道是什么毒素了,用得着在这儿浪费时间?”

冷璇脸色阴沉,“霍执,你应该知道我们的体质有多特殊吧,你觉得什么样的毒素,能对我有作用?”

还是让她足足疼了一个小时,连特制的止痛针都没用。

只能靠顾芒留下的药剂来压制疼痛。

霍执声音很淡,“你自己不是说,顾芒的医术没你好吗,她的药你怕什么,正好你闲,给你找点事。”

“你少在这说风凉话!”冷璇眯了眯眼睛,“顾芒和顾肆都回来了,长老会有两个选择,你最好去警告顾芒,让她别惹我。”

说完,她转身踩着高跟鞋大步离开。

……

顾家。

“大小姐,小少爷,请。”顾长老态度毕恭毕敬的,跟前天在机场拦顾芒的态度天下地下,“老爷等你们很久了。”

一行人走进去。

霍执在顾芒旁边跟着。

极境洲这边是傍晚,今天的医学竞赛第二轮辩论赛已经结束了。

顾音正在陪顾老爷子在花园里修剪花枝。

顾长老把顾芒他们带到花园,稍微低头,“老爷,大小姐和小少爷回来了。”

顾音见到顾芒和顾肆,开心的笑了笑,“姐姐,小肆。”

顾肆翻了个白眼,没理她。

顾芒双手插兜,沉默寡言的,眉眼间满是寒气。

顾音见状,手指微微捏紧,克制着表情。

顾老爷子眼神格外温和,看了眼那边的姐弟俩,和蔼的笑,“在外面这么多年,回来了连声爷爷都不会叫了吗?”

他放下手里的金色小剪刀,双手负在身后,转身往庄园里面走。

似乎只是随意提了句,没非逼着他们叫的意思。

顾芒侧了侧身,盯着他的背影,“陆老夫人是谁动的手?”

顾老爷子脚步没停,“进来坐下谈吧。”

顾芒抬脚,穿过玻璃门,进了大厅。

一行人在沙发这边坐下,立即有仆人端茶上来。

顾老爷子喝了口茶,才慢悠悠开口,“你跟陆承洲的事,怎么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