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王茜gif

看着殿内的血流成河,晋凌的脸色与商然姐弟一样,同样苍白得可怕。

他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忍辱负重,苦心经营的北晋王国一团和气的局面,自己以后将完全被打破。晋城可以上位,但是以这种血腥的方式上位,必然会导致王国的动荡与分裂。

商氏王朝已经成立近二十年,近二十年还是相当有底蕴的。晋姓亡国也亡了近二十年,二十年足以磨灭很多东西。

如果晋姓的底蕴真的足够深厚的话,根本就不会亡国。

如果商氏真的没有什么底蕴的话,也不会成功夺权。

“晋城!你现在所说的,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洪胜咬牙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确实就是晋南山之子?爵位令牌和册封文书你都没有,就凭着这个什么李西平的只言片语吗?他若与你勾结,伪作证词,那又如何?”

殿内其实有不少有人同样的想法,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性命都拿捏在这晋城手里,心中不服,也不敢表达。现在剑宗出言,不少人才开始附和起来,希望能够得到一线转机。

“我知道你们不信,所以今日特地将帝国仙爵司副司长谷梁大人请了来。谷梁大人就是当年李西平带着晋凌到永夜帝国仙爵司继承爵位时的接待者,而且也是前些年仙爵司派来王国确认晋凌投降商氏的特使。”晋城向谷梁说道,“大人,下面就请您出面,让大家心服口服。”

原来谷梁的到来,就是为着这个事。晋城这人,真是计划已久啊!

胖胖的谷梁便站了起来,笑了笑:“诸位,今日这事有些突然。不过,老夫作为帝国仙爵司副司长,在位这么些年了,帝国下属千百属国,各类宫闱惨变,各类祸起萧墙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这类事情最后的结尾,尤其是王位更迭,都是需要帝国仙爵司认定的,否则便是非法篡位。”

说着,他右手上紫色的仙力轻运,在左手一枚青玉扳指上一拂,然后一件正方形的黑玉般质地的物件便取在了手中。这物件是一件扁平的正方形,中间呈圆弧状凹下去,凹下去的地方最中间有一个姆指头大小的凹洞,四周刻着无数纵横交错的复杂阵法纹路。

那凹洞呈褐色,隐隐有些许血腥之气传出。

长发气质美女裸肩长裙花丛写真宛如写真

凹洞外侧刻了一些小字,先是“晋氏”二字,然后有注释说明,说着三代之内晋氏王族以血引盘认证的时间、年纪等。

“你们之中有些人或许也曾经听说过,这是帝国仙爵司的血引盘,为下属每个王国王室都设有一件。这一件里面保存了晋氏三代之内的血液。盘上刻有帝国帝室最强大的仙念阵法师制作的阵法。”他解释道,“滴血入盘,我以仙力驱动阵法,如果血液与此前的晋氏王族血液相融合,毫不排斥,同源同性,盘内的血脉阵法纹路,就会泛起莹莹白光。相反,如果血液与此前其中的晋氏王族血液并非同源,互相排斥,就会出现蒙蒙的红光。如果虽然有血缘关系,但不是直系后裔,是旁枝所出,虽然有红光,但是会断断续续,光芒亮度也非常微弱。”

“晋凌,你上次继承爵位以及后来向商王投诚时,也是滴血在此盘中进行身份确认的。想必,你还有些印象。”

“不错。”晋凌说道,“可是,我记得我的血液与上面的晋氏王族血液是相融合的,毫不排斥!”

他的心里泛起了希望,只要帝国仙爵司特使的血引盘能够证明自己的血液与历代晋氏王族血液相融合,那么晋城和李九斤的话就不攻自破。

“上次,其实是不相融的。”谷梁长叹了口气说,“不过为着北晋王国的稳定和收伏王国晋姓之民的民心,商振硬是将结果更改为相同。”

“真的?”晋凌看向商氏,后者苦笑着,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便点了点头。

“我不信,我要再试一下!”晋凌咬牙。

“好,就让他再试一下,然后,我再来试一下!用以服众!”晋城说道。

谷梁简单地向二人说了一下血引盘的使用方法,然后指着那凹洞向晋凌说道:“现在,你挤出一滴血,滴进去。”

晋凌还是依言用右手指甲在左手食指上轻轻一划,划破皮肤挤出一滴血出来,滴在那血引盘正中的凹洞里。

谷梁接过血引盘,右手两指捏着它右下角的一处圆形缠饰,指上紫色仙力开始输出。稍顷,紫色的仙力便通过其上密密麻麻如蛛丝一般的阵法纹路,遍布了它的全部地方。

整个血引盘的阵法,很快便被激活了。

晋城极其紧张地盯着它,紧张得双手发抖,连呼吸也急促得不能自控。这个环节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是在帝国特使面前向整个北晋王国证明自身的一道最重要的关坎,过了这个关坎,他就将是北晋王国名正言顺的新王。

晋凌也滴血入盘,一切也都按照流程推进。确实,血引盘既没有发出白光,也没有发出红光,甚至可以说,没有发生什么光芒。如果硬要说比起之前未滴血时有什么异常的话,那就是盘中滴血处,仿佛升起着一点微弱的黑雾。

“你们大家都看到了,他的血液未能与盘中晋氏王族血脉相融合。”谷梁说道,“也就是说,他与晋姓王族没有血缘关系,半点血缘关系也没有,甚至连旁枝都算不上。”

他又向晋城说道:“来,你来。”

晋城胸有成竹地走上前去,因为他此前还秘密买通这位谷梁大人,私自进行了一次血引盘的测试,结果自己的血液与其中的晋氏王族血液相融,发出莹莹白光,确证自己是晋姓王族血裔无疑。

果然,滴血入盘后,血引盘发出莹莹白光。

在场众人又是轰然议论,很多人心中的一些不服与反抗,包括洪胜,顿时瓦解,晋城确实是晋姓王室后人,从身份上来说,他重夺王位,名正言顺。因为这北晋王国的王座,本就是晋姓的。

事实面前,晋凌脸色黯然,他心底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你们如果还有怀疑的话,那我再给你们最后一个证明。”晋凌突然走向国师所在席位,向他跪下:“师傅,哦不,父亲,请你向他们亮出你的真面目来吧!”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