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直播app

“呵,行,今儿正好我也是无聊,且跟你走上这么一趟,若我知道你骗我,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啊。”

这话一出,管家的心就松了下来,好在十爷这一次没有直接闹开来,而是跟着自己回了府,不然还不知道要如何跟四爷交代呢。

两人上到了四爷府里之后,十爷跟在管家身后一路就到了四爷的房间,管家推开门,十爷挑了挑眉就进去了。

“来了?”四爷抬头,看见了十爷风尘仆仆的样子,心里欣慰机了,这比原来预计的时间要短上了许多,还以为十爷会直接将管家扣在府中折腾一番才肯过来的,没想到这样的快。

“嗯,吧,找我什么事。”十爷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屋子里面没有下人伺候就主子的倒了杯热茶。

四爷放下手中的书,淡淡的看着十爷,轻声的了句。“安然要回来了。”

“啪”十爷手中的茶杯跌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十爷瞪大了眼睛看向四爷,愣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开口。“你、你的是真的?”

就知道会是这个反应,四爷拿起手边的信就走到了十爷的旁边。“来,给你看看安然的信。”

十爷一把夺了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上面的每一个字,笑容不断的扩大,再看了两三遍之后才放笑容。“哈哈哈,真的是。”

“嗯。”四爷点头,随手就拿过信,依照刚才的举动直接扔进了火盆里。

这一举动直接让十爷不开心了,笑容也收了起来,瞪着四爷。“哎哎你干嘛啊你,我还想再多看几遍呢。”

“安然回京的事情不宜声张,若不是安然让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知道的。”四爷只是淡淡的看了十爷一眼之后,就坐在了十爷旁边的椅子上了。

路边的绝美少女让人留恋

“你。。。。”十爷生气了,怒瞪着四爷。“你你这人,怎么就这般的见不得别人高兴呢?安然回来你不高兴吗?怎的就不能让我知道了?可是你不想让我知道也没办法啊,安然想让我知道啊,你能怎么着?”

这话无论是听起来还是起来都跟绕口令似的,四爷觉得耳根子都有些疼了起来,直接转移了话题。“此事你莫要声张,我一会要带人去怡红院打扫一下卫生顺便添置一些东西,你要不要一起去?”

“当然要。”十爷的思绪直接就被四爷牵着走了。“不过你有钥匙吗?你怎么进去啊?还有啊,安然究竟什么时候能到啊?我们在哪里等她呢?”

这问题还真是多,四爷也懒得去回答了,直接起身,看都没看十爷一眼。“走吧。”

“哎。。。你。。。”十爷气急,可也只得跟着不是?看着四爷出了门,管家带着几个人已经侯在了门口的样子。

跟上四爷的步伐出了门,坐上马车,十爷就等着四爷的回到,一直到了怡红院的门口下了马车,四爷也没出一个字来。

看着四爷对着门锁轻轻捏了一下,门就开了,十爷心里都泛酸了起来,会武功就这么好啊,真是够牛的了。

几个人进了怡红院,看着熟悉的一切,十爷眼眶都泛起了红,要是安然在这里就好了,热热闹闹的多好。

关上门之后,管家就开始让人收拾了,擦灰的擦灰,归置东西的归置东西。

四爷也是站在大厅看了许久才带着东摸摸西摸摸的十爷去了后院,后院还是有些冷乱的,安然走的十分急促,很多东西都已经损毁了,四爷心里有些难过,当日里自己并没有帮上多大的忙。

到了安然的房间简单的看了一下,并没有缺什么太多的东西,四爷的心情才舒缓了一些,带着十爷依次去了比饶房间。

最后十爷终于是忍不住了,对着四爷的后脑勺就开始嚷嚷。“我,要不然把这里的东西都换了吧?我看有的都很旧了。”

四爷回头冷冷的看着十爷,吐出一句差点没让十爷气到跳脚的话。“切莫声张,能不换的尽量不换,若你真的想给安然花银子,不放等她回来了再换,现在安然回来的事情只有你我二人知晓,你切莫对任何人讲。”

“我晓得。”十爷翻了翻眼睛,这等消息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再加以利用,莫安然能够平安的回到京城,就算是回到了京城,恐怕也没有好的事情等着她,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十爷虽然看的不是通透,但也是能够知晓一二分的。

四爷点头,知道十爷还的脑子还没有丢掉。“知道就好,现在只是简单的打扫一下就可以了,如果安然她们的脚程够快的话,最多不过半月就会回来了,你若是无事可以在这里等,不过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好,那我就每日都来这里等上一等。”十爷欢脱的答应了,笑眯眯的看着这熟悉的一切,感受着安然的感受,丝毫没有在意为什么安然给四爷书信却没有给自己,只要安然回来就好了,他是不会胡乱的计较的,不过安然这里的东西大多他都是要换的,索性等她们都回来,直接给了翠花银子,让翠花去办就好了。

此时的江宁府,安然已经出了城,对着在马车下面给自己挥手告别的蒋浩辉和蒋浩敏露出了不舍的笑容。“行了,你们快回去吧,冷。”

“好,看着你们走远我们就回去。”蒋浩敏红着眼眶,硬是没敢让眼泪掉下来,佯装淡定的跟安然话。

“走吧。”宋公子拍了拍安然的手背,出声安慰,外面的那两个讨厌鬼终于可以甩开了,自己自然是开心的,不过不能表现出来罢了。

“走吧。”十三爷也安慰安然。“若是他们得了空也是会去京城的,你莫要多想,而且外面这一去,未必就不会再回来,你身子还没好,不宜这样伤神的。”

宋公子跟着点头,顺带贴心的将安然手中的汤婆子换上一个,安然脚下的也换了,马车里的被褥都是齐的,安然盖着被子,被子里还有两个汤婆子,自然是不会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