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像香蕉的app

白依妍坐在沙发上,正在看安哥给她送过来的一个剧本,一部很火的网络ip剧改变的影视剧本,这部网络火了很久,很多影视都在盯着,但最近刚被季越泽给购买了版权,为的就是想用这部电视剧,

给白依妍打响人气,关于这部电视剧筹拍的消息,也在今天放了出去,白依妍暂定了女主角的位置,而男主角却还笼罩着一团神密的阴影,让人猜测不透,却更制造了话题量。白依妍认真的看着剧本,说实话,这部,她在高中的时候就偷偷的从朋友那里借来看过了,里面有些很精典的对话和剧情,一直被人津津乐道,白依妍也还记得清楚,只是令她不敢置信的是,今天会

拿到这本的剧本,而且,安哥十分肯定的告诉她,女主就是她。

白依妍真的很激动,也很开心,只是,兴奋过后,却是像被当头浇了一杯冷水,她瞬间就冷静下来了。

因为,剧本是无可挑惕的,但她呢?

如果她把这么好的剧本给毁掉了,又要给季越泽丢脸了吧。

所以,白依妍一刻也不敢放松,非常认真的在脑海里构想着女主角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的脾气,性格,还有她说话时那认真的神情。

就在白依妍一边看一边在脑海里想的时候,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开。

李染染冲了进来。她看到白依妍手中的剧本后,极为恼火的质问:“是不是去找了老板,让她把这角色给了?白依妍,是强盗吗?是小偷吗?这剧本明明就是我先挑上的,怎么现在变成是主角了?我沦为了的配角

,还真有本事啊。”

被人当头一顿骂,白依妍有些怔愕。

安哥冲了进来,挡在两个人的中间,笑眯眯的想解释。

爱吃草莓奶牛蛋糕小美女出浴照

“安哥,别说了,我什么都懂了,看见了吗?她把脖子露出来,就是想告诉大家,她和老板是什么关系。”李染染目光里全是讥屑,指着白依妍的颈项处,大作文章。

白依妍这才想到自己好像忘记把脖子上的吻痕给遮一下,听到李染染的话,她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

可是,那些吻痕实在太刺眼了,刺痛了李染染的眼睛,令她心痛,愤怒。

安哥也不敢多嘴说老板的闲话,立即认真了神色:“染染,少说两句吧,这是老板的意思,跟她没关系的,如果有不满,可以去找老板。”“呵,现在整个公司,以她为大,她想要演什么戏,想要什么资源,当然都是由着她挑选了,我能怎么办?只是,白依妍,要记住,人不可能一辈子都那么的幸运。”李染染说完后,恨恨的一咬牙,转身

离开了。

白依妍捏着剧本的手,紧了紧,随后,她把剧本放下,看了安哥一眼:“这剧本原本是选了她做女主角的吗?怎么没有告诉我?”

“这是老板的意思,我做不了主啊。”

“可是……我要是演了这剧本,就是抢了李染染的角色啊,她当然会生气。”白依妍也开始觉的这件事情,不太道德了。

“这不算抢角色,李染染的年纪,不太适合演十六七岁的少女了,才是最适合的角色。”安哥立即安慰她。

“不管适不适合,这件事情,我还是找季越泽问问吧。”白依妍说完后,就拿了剧本,再一次的来到了季越泽的办公室。

此刻,已经是下班时间了,季越泽向来都是准点走人,但今天是另外,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正在思考解决的办法。

刚才季枭寒给他打了一通电话,也是关注到他公司股票的动荡,想要关心他几句,甚至援手帮忙,但被季越泽拒绝了。

他不可能再无条件的接受大哥的援助了,他已经长大了,他必须要有自己处理事务的能力。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下来,看到进来的白依妍,季越泽薄唇勾起一抹笑意:“来的正好,我打算让人送点东西上来吃,饿了吗?”

白依妍听到他如此温柔的关心,她抿了抿唇片,轻声问道:“给我的那个剧本,之前是不是打算让李染染来主演的?”

季越泽眸色微变了一下:“安哥多嘴了?”

“不是安哥告诉我的,刚才李染染来找过我了,她很生气,说我是强盗,季越泽,告诉我,这是真的吗?”白依妍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她只是想听到事实。

“我之前只是提了提这件事情,但并没有真正的确定谁是主演,李染染想多了!”季越泽却并不觉的这件事情有什么严重性的,他花钱买下来的版权,他有权决定让谁做主角。

“要不,还是让她做女主角吧,这样,就不会有冲突……”

“白依妍,给我自信一点好吗?觉的这件事情,也有谦让的余地吗?这么善良啊!”季越泽立即就打断了她的话,高大的身躯一步一步的靠近她。

很快的,他的薄唇就落在她的耳侧,声音低哑之极:“这是我决定的事情,如果她有作何的不满,可以来找我,只需要做好的工作,记住了吗?”

“可是……”白依妍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发现,无话可说。

“会不会有一天,把我也给让出去了?”季越泽突然伸手,捏住她小巧白晰的下巴:“别总是替人着想,还是多想一下,要怎么把握住这次机会吧。”

“我真的不算是在抢她的女主角位置吗?”白依妍眨了眨眼睛。“是她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当初拿到剧本的时候,她就自己把自己代入到女主角的身份上去了,我并没有点头。”季越泽陈诉的是事实,李染染的确是自己想多了,她觉的杨楚楚离开后,公司的所有资源

,她都可以先挑一遍,但很明显的,她并没有权享受这样的待遇。

李染染是属于新晋的小花,在她上面,还有十几个咖位比她大的女星,都屑于争这个位置。

“那好吧,如果没有确定,那我就不算抢了!”白依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我们明天一早就公布订婚的消息,做好心理准备。”季越泽薄唇在她的唇片处吮了一记,松开后,理理她的长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