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tv你懂的app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小宝贝最新章节!

白依妍也只是随口说了一个谎的,真怕季越泽会追问她,或者说他也要过来什么的,幸好,季越泽并没有说别的,只让她吃了饭早点回去。

白依妍挂了电话,看到惊醒的大姨,白真真正一脸恐慌的望着她。

白依妍的心就像被针刺了一样,扎的生痛,大姨原本是无忧无愁的人,可此刻,却像逃命似的,总也见不得光。

“是季越泽吗?他对还这么好!”白真真醒了过来,晕晕沉沉的,带着复杂的神色。

白依妍点了点头:“他对我挺好的,虽然之前因为的事情,他生过我的气,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又来找我和好了!”

“他肯定是真心爱上了!”白真真笑起来,曾经,她也遇到一个真爱自己的男人,只可惜,她出现的太晚了,那个男人有了家室,自己又满嘴谎言,最后,竟然还害了他的命。

有一种爱,虽然也是真的,但相见恨晚,只有开端,没有结果,强求不来。

白依妍看着大姨无声的流泪,心头一慌,急急的问道:“大姨,最近住在哪?如果没有去处的话,就住我这里吧,反正我的房间也空着!”

“小妍,要不,带我去见季越泽吧,我要向他道歉!”白真真像是想通了一件事情,她抬起头,目光坚定的望着白依妍说道。

“不行,他会把送去坐牢的,下半辈子……”白依妍想到这样的后果,她心就莫名的揪紧。

“可我不能这样逃一辈子吧,再说了,他对这么好,我还逃什么,不逃了!”白真真苦笑起来,像是看破了红尘似的,变的心平似水。

清纯洁白少女

白依妍神色僵了僵,是啊,季越泽对她这么好,可她现在却还想帮着大姨出逃,还想瞒着大姨的行踪,她真的不管怎么做,都错了。

“大姨,我不想自己亲手把送进牢里去,我不能!”白依妍泪如雨下,想到小时候大姨对自己的各种好,她就觉的她比自己的亲妈还更疼爱自己。

“傻瓜,哭什么?我都不怕了!”白真真温柔的笑了起来,然后叹气道:“我真的不想逃了,欠的债,我要还,再说了,我也逃不掉的,我不想再让和季越泽为了我的事情闹分手!”

白依妍看着她像是做下了决定,她依旧咬住唇,默默流泪。

白真真看着眼前这个哭成泪人儿的女孩子,突然想到自己对她的愧意,真希望那一个秘密能够永远的埋藏下去。

“好了,不是给我买吃的回来了吗?我想吃点!”白真真起身,进浴室洗了一把脸出来,就坐在餐桌前吃起了东西。

白依妍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吃的很急,像是很久没有好好吃饭那样。

“大姨,最些天都去哪了?出国了吗?”白依妍还是很关心的问。

“没有,我不敢出国,我其实是坐了车去很远的县城。”白真真摇头。

“这些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是吗?瘦了好多!”

白真真感慨道:“如果当初知道会有今天这种结果,我宁愿安份的待在小县城里做个普通的职工,也不想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良心,说不定我还能在这个年纪,跟老公孩子品偿温暖的晚饭!”

白真真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白依妍:“小妍,最近有去看妈吗?”

“去了,不过,她最近忙着过她的日子,我也不好天天去打扰她!”白依妍自嘲道。

“不要怨她,她也不容易。”白真真轻声说道。

白依妍点头:“我知道,我没怨她,她过的开心就好!”

两个人正坐在桌前吃着饭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白依妍和白真真都吓了一大跳,像是灵魂都要飞出去似的。

白依妍脑子一空,立即站起来,走到门旁,打开了猫眼往外一看,瞬间血液凝固,整个人都不好了。

白真真看她的脸色,就知道来的人也许是季越泽。

她叹了口气,直接越过了白依妍,伸手把门打开。

季越泽手里提了不少的东西,看到开门的人不是白依妍,而是白真真的时候,他表情骤然变色。

白依妍赶紧往白真真的面前挡了一下,紧张不安的问:“季越泽,怎么会来这里?”

她脸色很白,血色褪尽,慌到不知所措。“我让人打了电话给裴盈,裴盈说母亲在家里吃饭,所以我来了!”季越泽最近对白依妍粘的很紧,哪怕只是一餐午饭没有她在身边,就觉的浑身不太对劲,所以,他就去打了包,决定过来跟她一起吃午

饭的。

没想到,他却看到了白真真,更该死的是,白依妍竟然挡在白真真的面前,一事想要坦护她意思。

白依妍脑子炸出一片空白,她低估了自己对季越泽的重要性。

白真真看到季越泽脸色阴沉,怒气在眸底一闪而过,心也慌了一半,赶紧将白真真往旁边推了一下,自己站在面前,声音带着谦卑:“季少爷,就算不过来,我也打算过去向请罪的。”

“是吗?”季越泽声音冷的像结冰了似的,他虽然答着白真真的话,目光却死死的盯住白依妍,仿佛要透过她那苍白的脸色,看清楚她内心的真实用意。

白真真点头,诚恳道:“是的,我真的打算要去跟们请罪了,我们刚才还商量来着,一会儿让小妍给打电话……”

“够了,我不想听的谎言,只管逃,被我季家抓住,会死的更难看!”季越泽冰凉如水的声音,有着让人毛孔紧缩的悚然之意。

白依妍听出来了,她焦急又慌乱的开口:“我大姨她真的不想逃了,季越泽,别生气好吗?我知道……”

“知道又骗了我?”季越泽一声冷笑,让人听到他的心在破碎绝望的声音。

白真真见这个年轻的男人神色如此冰寒,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只怕他又要把罪怪到小妍的身上,一时语塞,不知道还能解释什么。

“走吧,如果真的有心认错,晚点来公司找我!”季越泽突然开口,却是放白真真离开。

白真真怔了怔,看了一眼白依妍。白依妍赶紧转身拿了她的随身包,又急急的往她的包里塞了一把钱,递给她说道:“大姨,先走!”